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故事(外一首)

 除了这枚红叶般的心事,不知道,我还有什么?

思念,丰盈了一季枫叶的色彩。经年如水的情怀,滋养我被秋荒芜的心。

你仍灿若初春的花朵,安然缤纷在我心中每一个快乐与忧伤的山坡。走过怒放的季节,白昼的步履悄然消逝,暮鸦聒噪再也无力涉越深夜的高墙,静听柔风细诉泥土隐秘的感伤,还有我细细密密未曾预料也未曾被你知晓的快乐。

总有些故事,没有来得及注解。如你,就是被红叶层层包裹的秘密,有着从不曾蒙尘的晶莹和圣洁。而我,只是被风衔走的一粒种子,零落于寂廖的荒野。总是事与愿违,与你渐行渐远。

仍有,远方的云来舔舐额头的梦呓,带来你的消息,如缕的相思滑过眼角细纹,在红叶纷飞的诗行里,放飞的情感有了悠长而缓慢的等待与祈望…

情思



那个季节,细雨轻轻呼唤含情的枝蕾,和风精心梳理无常的凋零。我的目光跌入你深邃的湖水,涟漪谱出的乐曲里,我拣起的只是湿漉漉的诗句和思念的睡衣,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你幽蓝湖中的一条欢快的鱼呢?



循着我的歌声你进入我的诗行,清纯的双眸,顾盼的波光,宛若流动的音符喜欢简单的生活的文案在盈盈的湖水中荡漾。圣洁的冷漠沉入湖底,心之声在其上彰显落红般的绝唱。华丽的身姿在晨光里,舞着寂寥——点点星光,几度朝阳,两个身影踩碎了一地的斑斓……是谁让你美丽的身影写满忧伤?



四季的风,穿越前世的回廊,眼角的泪痕,凝结成霜花,幻化成沈园红墙的凄凉。飞零的斑驳碎片;不尽的相思缠绕,化作“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”的低唱浅吟。时光悄然在午夜残沉……



倘若,待到那暮云淡淡的黄昏,我依然能将你想起,不要有咫尺天涯的叹息;我知道,彼此的天空下,同样飘有落霞濡染枫林般的美丽……

 赞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