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旅行而归的栀子花

 那年初夏,小镇,草木葳蕤,云淡风轻。

 那个清晨,和煦的阳光打在窗前,一缕一缕地散落在课桌、讲台上哲理文章。我不经意间瞥见黄诗怡的课桌右上角放着一个玻璃瓶,两朵洁白的栀子花相依相偎。我也爱花,尤爱栀子。望着那两朵摇曳生香的栀子花,我内心的兴奋如破堤的洪水无法控制。于是撕下一张小纸条,写上:“你的栀子花从何而来?”然后让左边的同学一个又一个地,横穿整个教室,递给她。

 她伸手正要接过纸条时,不料语文老师突然袭击自习课。语文老师从教室后面使劲地咳嗽两声。她的脸颊顷刻泛红,伸开的手也不知所措。语文老师拿过纸条打开一看,径直走到我桌旁,笑嘻嘻地说:“小伙子,这情书很含蓄嘛!”

 那年高二。一张小纸条竟然成了一封情书,我诧异。就算是情书吧,我想,反正也是写给栀子花的。下课后,我跑到黄诗怡的课桌旁,还是那句:“你的栀子花从何而来?”她莞尔一笑,说:“我家园子里啊。”我“哦”了一声,告诉她,刚刚那不是情书,转身就跑开了。

 第二天的清晨,到教室早读,远远地我就看见自己的课桌上也插着两朵栀子花。走近,看见花瓣还滚动着露珠,在阳光的照射下,晶莹剔透。我扭过头朝她望去,她的课桌上依旧有两朵栀子花,相互依偎着。而此时的她正埋头读书。花是她送的,应该说声谢谢。我撕下一张小纸条,写上:“栀子花真的很香,我家园子里的那株,此时应该也绽放了。”

 枯燥的早读,因为有了栀子花的相伴而变得明媚轻松。在一潮又一潮的读书声中,我轻轻哼唱起了何炅的《栀子花开》:“光阴好像,流水飞快,日日夜夜,把我们的青春灌溉……”每天两朵鲜艳的栀子花,一个月的芳香,浸透了我的课桌、书本,就连年少的心房也暗香浮动。

 她走读,我住校,我们似乎没有交流,只是偶尔我会写些散词断句,用一张小纸条,去感谢她带给我的芬芳。然而,她从未回复 。日子就这样在花香中悄悄溜走,两朵栀子花是无法阻挠季节的生长与更替的。

 直到有一天,我走进教室,却发现课桌上没有了栀子花的踪迹。四处寻觅,她的桌前也是突兀一片,一摞高高的书本甚至遮挡了她的眉梢。我知道,该来的、该走的都必将顺应自然。可心里的失落就如一一片花瓣,摇荡在枝头。我写给她一张小纸条:“栀子花今天迷路了!”

 这次,我看见她拿起笔,在我的纸条上开始写字。写完后,她小心翼翼地叠好,羞涩地递给同桌。几经转手,才落到我的掌心,是一只飞翔的纸鹤。我拆开,一片墨绿色的栀子叶静静地躺在她娟秀的字上:“栀子花去远方旅游了,只待明年才会回家。”

 原来,原来她也懂栀子花,原来她如此才情横溢。相识能相知,在懵懂的年纪,是莫大的缘分。我像寻到了前世的恋人般激动不已。她说:“我们一起等待栀子花回来吧!”我欣然答应了。

 一个约定,我们默默相守。烦闷的学业让人心生浮躁,偷得闲暇,我就提笔写下心事,折成一条窄窄的纸船,飞越教室,抵达临窗远眺的黄诗怡。而此时,她是每张必回,即使有时,白纸上只是一个“!”,或者是一串长长的“……”。她写下的一字一句,都深知我意,嵌入我的心间,开枝散叶。

 知了开始零星名叫的时候,班上的同学议论纷纷:我们在恋爱。我告诉他们,我们是恋爱了。我们都爱上了栀子花。没有人相信,无人能懂。我们还是静静地等待栀子花回来,可她却食言了。她病倒退学了……

 一日又一日的清晨,走进教室时,望着她空空的课桌,我不停地告诉自己,栀子花会回来的,她只是去远方旅了。

 经年复经年,变迁万象。高考,升学,我远离小镇,求学他乡,在城市立业,生根。可是依旧难以忘怀那两朵栀子花,对当年的约定也耿耿于怀。

 而今,每到初夏,行走校园时,看见几株栀子树正悄悄地打着骨朵,我便迫不及待地追上前,情不自禁,轻轻地问一声:“你何时而归?”
 (文/甜心)